伤心小青

2010-05-23

新妆竟与画图争,
知在昭阳第几名?
瘦影自临春水照,
卿须怜我我怜卿。

冷雨幽窗不可听,
挑灯闲看牡丹亭。
人间亦有痴于我,
不独伤心是小青?

——明·冯小青

冯小青,小字玄玄,明万历年间人,广陵太守冯紫澜之女,貌绝伦,于琴棋书画无所不通,后家族遇祸,幸获救于名士冯千秋,遂为妾,与归钱塘。然至其家,大妇悍妒,不容,千秋无奈,于孤山下为小青购置旧屋一所,使其独居。历年余,小青终不堪大妇之虐,含恨而终,年方一十八岁。

后人读小青,常为其出众之才貌与坎坷之命运唏嘘不已,然则,杀小青者,岂独无情之命运?小青自是可以不死的,但她自谓“宁作霜中兰,不作风中絮”,认定了自已的命运便是如此,自已将自已推向了心中认定的死亡结局,甚至于带着欣赏的目光俯视着自已缠绵情网的死状。生活是一种自我预言,既已认定自已为悲剧人物,还能不死吗?

要结束生的痛苦,是很容易的,将这承载痛苦的生命结束,痛苦也就随着结束了。甚至在这样将自已推向死亡的过程中,小青或许还得到了某种自我满足。这是小青的命运,是她自已理解的自已的命运,也是她真实的命运。或许好,或许不好,但结束了承载痛苦的生命,她亦无法再体会生命中承载的快乐了。

直到今天,我还常见到像小青一样的人,早早便认定了结局,然后消灭了那承载痛苦亦承载快乐的事物。数百年甚至数千年来,人类在很多方面,其实并没有高明多少,不过能如同小青这般将才华与凄美流传于后世的人,却也不多见。

知识共享许可协议
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-非商业性使用 4.0 国际许可协议进行许可。
分类: 文章 标签: 我读
前一篇: 卷耳
后一篇: 读《帝国的惆怅》

相关文章:

评论:

暂无评论

发表评论: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 * 标注。